×

who care? macare!





Home
国际访学|UPMC灵活的管理制度让Magee妇产医院充满活力
Views 3 Likes From: MACARE


UPMC见闻与所思所想(二)


        在UPMC旗下的Magee妇产医院学习,让我有更多直接和医护人员的接触机会,深刻了解到中美基于基本制度的不同而导致的医护人员和医院的雇员雇主关系差别的巨大。


        Magee妇产医院有自己医院签约的固定医生,也有一些合作的医生。合作的医生往往自己开有诊所,或是隶属于几个医生合开的诊所,但是他们和UPMC合作,会把自己的病患或孕妇送到Magee妇产医院住院、手术或分娩。



        就如众所周知的,美国的医生只有住院医和主治医两个级别。住院医是肯定要跟医院签合约,接受医院的工作安排的,而主治医就比较灵活,可以自由选择跟医院合作的类型。我见到他们的妇产科医生有一些会同时在UPMC旗下的几家不同医院的妇产科工作,当然也有一些固定在Magee医院做手术的,一周安排几天在其它医院的门诊或是自己的诊所看诊。然后医生们会组成一组组的合作伙伴,就像一个大医疗组,互助组一样,互相帮助照看病人,所以往往查房所看的病人并不是自己做的手术,而是自己的合作伙伴的手术后病人。


        在产科,每个病人的信息里都会有她是属于哪一个医生或者医生团队的。这个团队有可能就是一个合作的医疗组,也有可能是倾向于哪一个专业的,比如产科就有一组重症监护的医生组。每天,他们交接班的时候都是分开的,各自交接自己医疗组的病人。值班的医生也是很多。


        我在Magee最大的感受就是他们的产科就像急诊科一样,是一个24小时不断循环,持续保持工作状态的一个单位。白天和晚上没有很大区别,但白天的医护会多一些,因为会有一些安排在白天的择期剖宫产手术。不像我们国内,到了夜间,大多数医院都会只剩下几个值班医生,有很多甚至只有一个一线医生在医院,二线上级医生在家待命,就算急诊抢救病人也只有几个医生。



        Magee妇产医院的WCBC(womencare birth centre)就是产科,白天和夜间的医护人员数量相差不大,护士是几乎差不多的,产科中心共有23间产房,分成3个护理小组,几乎要保证每间产房都有护士。医生就按照不同的医疗组,每个医疗组都得有自己的医生值班,他们有好多的值班室。


        美国有个与我们非常不同的特点,就是人工成本很大。因为人少,工资费用高,在美国可以自助或者用机器解决的就不会招人,需要叫人的往往都非常昂贵;另一方面,在美国,很多方面都分工极细,需要的人手增加很多。举个例子,他们的麻醉医生有麻醉护士做助手,而麻醉护士又有护士助手,甚至还有专门建立静脉通道的护士。器械护士也有助手,还有专门的手术室器械工程技术人员。病理科也是,除了病理科的病理医生、护士,还有专门的制作标本的技术人员。


        我觉得分工越细需要的人手就会越多,而每个人的工作量就会越少,这是比较矛盾的一方面。当然了,这样的结果是医生的身价很高,收入很高,病人或医保的支出就非常高,大概这就是美国的特色吧。在咱们中国,往往医生什么都要懂一点,护士也是,常常是万能的,工资收入还不高,因为我们养不起那么多医护人员。因为医生的身价贵,人数又少,所以美国很多医院都在想办。比如,现在美国有种护士叫practitioner nurse,我不知道中文叫什么,字面上翻译就是实践护士,但practitioner也有医生,执业者的意思,直白的说,这就是可以当医生用的护士,一般是本科的护士毕业后还要参加考试和培训多年后成为这样的护士,最高等级的就是麻醉护士,其次是可以跟医生上台手术的护士。现在在美国的很多医院里面都有大量的这样的护士,Magee妇产医院为解决医生人手不够的问题,去年开始,产后病房雇佣了这样的护士,一个就能管上一个病区的产后新妈妈。


        我有一次跟一个这样的护士上班,她的工作就是等医生手术,有手术安排了她就准时去准备和跟医生上台。我问她,她和住院医生的区别有什么,她笑着说也许她比较便宜吧,就是说工资比医生低。网上还查到,美国一些地方现在甚至还招聘高中毕业生,经过简单的培训,可以上台协助医生手术,比如拉钩,扶内窥镜什么的。


        总体而言,美国的制度给我感觉是非常灵活,在一个保证安全的基本原则基础上,可以尝试很多的办法来解决,我们好像常常会受制于编制、行政级别这样一些非常虚构的东西而很难去改变。举个例子,很多妇产科的辅助生殖中心,需要实验室操作熟练的操作人员,这样的人员来源有两个一个是检验科的人培训而来。另外一个就是动物实验方面的专业毕业来的,这些人员如果读的不是医学相关专业,在我们的医院体系里面,连个职称都没法评定,不管他的胚胎操作有多厉害。整个社会的包容和开明,是我的一个对美国社会的感觉。


        医疗上医生们也是这样,会有一些基本的行为规范,诊疗规范,但是又常常具有不小的灵活空间。有时我发现他们的同一医院同一科室做法都不一样,就好奇的询问,他们医生告诉我,大家都来自不同的学校,或者住院医在不一样的医院培训,当然就会有一些不同的做法,只要是对病患是安全的、有效的,没有强有力的证据证明非得怎么做的,就都允许有不同的做法。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他们又是非常严格的,因为,他们对于医生的培训是非常到位的,医生的准入门槛是非常高的。



        我们就再来说说美国的医疗教育制度。首先,这次给我帮忙翻译的有一个来自台湾的小伙子-Stanly.刘,通过他,我总算是深入的了解到了美国的医疗教育制度真正的内容,而不是像原来被骗了好多年的——“美国的医生都是博士Doctor!”那样一知半解了。美国的医生其实都是双学位的,因为他们医学院不招收应届的高中毕业生,而是招收已经有了大学理工科或医学相关专业毕业的学士学位的人,甚至很多都是已经有过工作经验的。医学生一般都比较成熟,像Stanly原来就是卡内基梅隆大学毕业,已经在西海岸工作了2年,才返回匹兹堡考取了医学院的。他对神经外科的一些方面有兴趣,于是正在准备读神经学方面的研究生学历,那个属于Ph.D,不属于医学的学位了,而是算科学方面的专业的。


        医学的最高学位就是学士了。大多数的医学生会选择去医院实习,然后毕业后加入一家医院完成自己的住院医师培训,结束后看情况,有的会再加入某些专科的fellow培训,然后成为某一专业的医生,很多就直接去医院或者诊所应聘,加入医生团队成为一名主治医生,独立看诊,跟团队合作手术等。同样的,护士也有很多途径可以拓展自己的才能和提升自己,护士一般都是护士学校本科毕业,然后如果有兴趣,可以去学习管理,学习计算机专业,甚至是财会专业,就有机会进入管理层,像我在Magee接触到的很多部门的管理人员,都是护士,后面经过自己努力,学习了其它的方面转变而来。更多的护士会继续深造医学,成为前面提到的实践护士,成为接近医生那样的护士,可以有处方权,可以有更多的管理病患的权力。这一切都得益于美国非常开明,完善的教育体制。


        再来说说他们的住院医,国内很多去过美国参观学习的人回来都会告诫我们自己的住院医师,人家美国的住院医是如何如何的忙碌,如何如何的幸苦,如何如何的努力。是的,我看到的也是这样,住院医师很早就开始查房,手术也是第一个到手术室的,推送病人都是他们在干,对很多事情都很有兴趣,都会去学习,去研究,每周三还要提前至少1个小时到学术厅去听小讲座。但是,一来他们的住院医师年薪差不多是18万美元,这个收入在美国是非常非常高的了,像我在纽约遇到一个国内去当旅游车司机的移民跟我说,大多数美国华裔像他这种阶层的就是3万到6万美金一年。


        二来,我想说的是,这样的辛苦是早晚就会熬出头的辛苦,不过是黎明前的黑暗而已,是可以看得到光明的,对于勤劳肯干的人来说,这根本不是辛苦,而是考验而已。相比之下,国内有些地方的住院医的那种苦是看不到有出头的一天,看不到有熬到头的一天,没人带你,工资不高,连灰色收入也不高,还有一大堆的晋升和科研写论文的压力。我去过Magee妇产医院的住院医师宿舍,真是太感慨了,虽然简陋,但是条件非常好,就在病房大楼里面,公用客厅一排的工作电脑,最让我羡慕的是有一整套的腹腔镜模拟训练设备,完全是跟手术室的那些设备一模一样的。他们的主治医生带教也是尽心尽力,都有非常量化的标准考核,只要不是特别笨蛋的都是可以成才的,当然了,笨蛋也考不进医学院。


接下来我再用另外篇幅介绍Magee的妇产科医疗服务。


转载来源:Doctor陈浩


上一篇 还回文章列表 下一篇
LIKE